小试牛刀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Whether tis nobler in the mind 

to suffer the slings and arrows of outrageous fortune,

or to take arms against a sea of troubles and by opposing end them?
To die

To sleep

No more
And by a sleep to say we end the heartache,

and the thousand natural shocks that flesh is heir to
Tis a consummation devoutly to be wished

To die!

To sleep!

To sleep, perchance to dream--
Ay, there's the rub

For in that sleep of death what dreams may come[......]

阅读全文

19:28

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梦。

在梦中,我在我幽闭的房间里睡眠。天气很暗。几个小时后,我想要起来,但使劲浑身解数也不能够。有几次我好像成功了,已经逐渐坐起来了,却又被一股睡眠的力量拽下去,而后发现之前坐起来了是幻觉,我一直就在睡觉。我不愿放弃。想到姐姐在我睡之前还在家,决定向她求援。我努力地使自己的头靠向手机,用语音让Siri发信息给她,但是我跟Siri说普通话,它就给我音译成了广东话,完全不是我要说的意思。我无奈和它说广东话,它又给我译成了普通话,实在恼人。我放弃了这条办法,再一次尝试自己起床。想要坐起来其实不难,难的是每次起来了却总发现是假的,然后头脑立刻被切换到睡眠的状态中。这次我灵机一动,脑子里闪过了以前看过的网页截图,有个医生说只要咬手指就有用。我一边起身一边把右手食指捅到嘴巴里,指背粗糙而干燥的肌理给我带来生硬的触感。但除此之外,没有收到其他的效果,我再一次被强拉回睡眠中。

既然咬手指也不管用,我想到了开灯。房间里很暗,灯又极亮,一定可以激醒我。灯的开关就在我脑后方的墙壁上,我努力伸手去够它。第一次好像够着了,但是又按不动,才知道原来是其他杂物。就这么反反复复好几次,最[……]

阅读全文

呓语(其四)

今天见到了一个很想见到的人。

某些时候,甚至是我最想见到的人。

大概就是去年的一些时候。

之前几次有机会见,要么没条件,要么不敢去。但是就在这个周末,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她就这样出现了。

当然不是为我而来了。

但是作为圈子边缘的人,可以名正言顺地沾一些光。在一张大桌上一起吃饭是可以有的,通过共同好友约出来喝酒也是可以有的。

一切就这样进行了。

仿佛之前进行的无数次活动,甚至是追求的无数次梦想一样,身处其中并没有强烈的感受,反倒是开始之前自己的想象最美好。

最终还是因为无法打破的局限——不太熟而让气氛变得沉闷,只好玩手机作罢——当然不是我玩,我没有跟别人相处时长时间玩手机的习惯。所以就只好看着对面玩。到最后分别也没有真正地交谈,更无从谈交流的热烈或是深刻。

我感觉这像是追星,两个人的关系不太对等。到目前,仍旧有一种神秘的感觉,犹如一堵墙挡在中间。我永远琢磨不透对方的想法,或许就是对我这个奇怪的异性没有想法。但是大多数时候,连那堵仅存的墙也没有,有的只是无。从不交往的无。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