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乡之思

每天都在想家。

晴空万里,想回繁华的家乡走走;寒风呼啸,想回温暖的家乡躲躲;偶尔下雨,想起久违的家乡天气;只有当天空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雪,才能把我的心从南国牵回北方,短暂地停留。

但这还是不能够治愈我的思乡。

我想念那窄窄的街道,街道两旁是我曾走过的热闹繁华;我想念那长长的绿道,绿道两边是我曾看过的山山水水;我想念那高高的楼房,楼顶上空悬着我看过的月亮和摘过的星;我想念那的点点滴滴,那里的一草一木都住着我的回忆。

初进学校的时候,有人问,你为什么总是要带着一把大黑伞,这里也不太可能下雨啊。我回答,这是我的倚天剑。他笑道,这个理由几乎无法反驳。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在我的家乡,晴要打伞,雨要打伞,随身就是要带把伞。握一把伞在手里,像把故乡牢牢地抓在手心,挺好。

其实有的时候会有一股冲动,不如这个周末回家算了。但往往打开了机票界面,又还是关掉了。来回两千人民币。这个成本对我来说实在不低。不过是想个家,至于这么任性嘛。

但另外的一些时候,也许是知道常回家看看的梦没戏了,于是开始好奇我为什么会想家,甚至思考人为什么会有想家这种情绪。

说到思乡,我们常常提到两种情况,分别是“游子思归”和“落叶归根”。我肯定是属于前一种,所以我将要谈的也是前一种。游子游子,不是在外面漂的都算游子,而是生活不如意的,有漂泊之感的才叫游子。这其中的“不如意”,包括生活艰难困苦、情感飘零无所寄、理想失落不得志等等。而当人们生活在家乡的时候,大多是有社区的保护,父母的支持,朋友的陪伴而存在。生活总是要容易许多。故而游子时时思乡。

也就是说,游子思乡的动因很可能是自己生活不顺,而不是家乡本身有多迷人。我自己就发现,每次想家的时刻,都不是我很享受当下生活的时候。而有趣的是,对于同一个人来说,当他在异地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后,即使还漂在原来一直想挣脱的地方,他的思乡程度很有可能大大降低。要不然,怎么会无论通过什么渠道,我们都很少见到一个人在人生的上升阶段吐露思乡之情呢。

而关于思乡,还有一句老生常谈的话,“直到离开了家,才发觉家乡是如此的好。”我以前对于它是坚信不疑的。并且站在唯心的角度,这句话也仍然是对的,毕竟一个人心中所认为的好坏是难有统一标准的。但若要站在客观实际的角度,我认为这句话当这样讲,“直到离开了家,才发觉心目中的家乡是如此的好。”

所谓“心目中”,代表它是事实,记忆和幻想三者杂糅的产物。就是说,我们总是不自觉地在脑中美化自己日思夜想的地方。上学期,刚来北方生活,不满意的是晚上结束得很早。在我当时的记忆中,家乡直到午夜都是灯火通明,人潮涌动,仿佛它的名字里都写着繁华。但是寒假回去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人群居然在十点半多就开始散了,到午夜,一眼望去只有星星点点的几个人了。我就这样把自己欺骗了。

最后还有几句话想说,很像结尾,就不展开了,尽管它们表达的又是另外的观点:我们的记忆,是由人,生活,土地连在一起组成的。你我的怀念,不是那片土地,而是三者构成的整体。与故乡的距离,也不止是空间上的那几千公里,还有时光里回不去的那些年。

1个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