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一)

C城劳动改造所。

周河正埋头骑着固定在地上的电力单车。

“做得怎么样啦?”劳改所督长拍拍他的肩头。

“还行。”周河佯装抬抬头,笑笑。

“好好干!不是白干的~”

“嗯。”周河抬抬手,抹了一把汗,瞥了一眼印在墙上的标语:好好改造,重新做人。于是低头继续踩起脚蹬。

(二)

下午,全体学员大会。

灯光昏暗,室内有些闷闷的。周河有点困乏,恍惚中听到督长在上面说到:“…你们所做的,外面的世界会因此感谢你们。你们的劳动是值得的…通过…提供了电力…又改造了…”

周河支撑不住了。

睡梦中,他梦到有个怪物在不断地追自己,而自己在不停不停地逃跑。就在快被追上的时候,怪物忽然用它的巨手把周河一把拍在掌下。

“啊—”周河欲叫又无声,忽然醒过来,发现周围的人都在好奇地往这边看,而督长在上面微笑着注视着自己这个方向,仿佛在等待什么。

旁边的32号学员悄悄提醒道,“站起来回答,为什么我们会来到这里,我们来到这里后要怎么做。”

周河忙站起,熟练地答道,“我们因为违背人类先天的构造而来到这里,来到这里后要为人类造福来弥补过错。”

“很好,690号请坐。”

(三)

督长办公室,督长正在给来访的C城警长泡茶。

“最近怎么样,工作还顺利不?”督长边斟茶,边问道。

“老样子,该抓的还是要抓。”警长抿了一口茶,“今天来,主要是把新近的名单给你,顺便来看看老朋友。”

说罢,警长从包里取出一份文件,上面印着《劳动改造人员名录》。

督长眉头紧锁,接过名单,扫了一眼。

随即又聊起了其他。

临走时,督长问道,“听说这个事可以造假,不知道会不会抓错人啊。”

警长笑笑,“现在都是基因鉴定,是不是同性恋,刮点表皮拿设备一验就知道。”

“这个我知道啊,可…听说出来了一种药…算了,你们负责的事我也不好管。”督长略带忧愁地看着地板说道。

警长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没事的,哪有这么简单…我有事先走啦。”

“行,慢走。”督长边说边送他到门口。

“有什么事就联系我!”警长挥了挥手。

“好咧。”

(四)

C城劳改所里,依然是日复一日的劳动。

每天学员有一定的里程数需要骑完,这叫做“为赎罪而完成的路途”。只要骑完了这个里程数,一天的繁重劳动就算结束了,就可以休息了。

但是,如果一个学员完成每天的工作越是主动、迅速,所里就理解为他们越享受造福人类的过程,最后释放的日期也就越晚,这叫做“永无止境的幸福”。

“这根本就是个骗局。”32号和周河谈到这个规矩时努嘴,“你越想出去,就越出不去。”

周河近乎自言自语地说,“没人想出去。”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也没人想进来。”

“喔,说到进来,你是怎么进来的?”

“你知道的。”

“我是知道,我们都是因为喜欢同性。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

“但你真的不想出去吗?我就很想。”

“我有罪。我要赎罪。”周河头也不抬,小声念叨着。

“可是…”32号还想反驳,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五)

“所以等下就这样行动吗?”警车里,一人问。

“嗯。就按我说的做。”警长对着他的年轻的下属答道。

民宅内,小王窝在沙发上,正看着电视。

“哈哈…我靠…哈哈哈…”电视节目甚是滑稽,把小王逗得不行。

忽然间,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这大半夜的,谁呀?”小王不禁寻思。

“稍等!马上就来。”边说着,边开了一条门缝。

“您好,请问是王朴伟先生吗?”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彬彬有礼地问道。

“啊对的对的。有事吗?”小王见没什么危险,松开了把门的手。

“是这样的,我是户口局的。”小伙子说着,亮出了他的公务证。“您的户籍资料出了一些问题,现在需要双重认证您的移动指纹,麻烦您配合一下。”

小王眨了眨他的大眼睛,朝举起的证件看了一眼,“行…行吧。”

然后,在小伙子带来的设备上,按照小伙的指示,来回摩擦了几下手指…

(六)

夜色很浓,车灯照成两束。几棵无名树寂寞地立在道旁。

“搞定了,长官。”年轻人打开车门。

“不错。”警长接过设备。

“他会被抓去改造吗?”

“要验了才知道。”

“那个…长官…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怎么?”

“那个…他是我姐姐读书时候的同学,我听她说起过。他人不…不坏的,也没见他哪不正常…”

“哎,后生呀,你不知道,他还是我的远方亲戚咧。”警长说着,点起了一根烟,“听家里人说,他从出生到现在一直都单身。”

“噢?我还以为我们验他是因为…”

“是,是那么回事。”警长把车窗摇下,舒了一口长长的烟,双目望向远处。“但没办法,做我们这行就是这样。一个,就是杜绝后患;再一个,就是绝不偏袒。”

年轻人低下头,若有所思。

“至少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他有可疑的基因。”警长补充道。

(七)

若干天后,C城各部门忽然忙了起来。

原来是中央来通知了。

“针对近来市场上出现某种可改变基因的非法药物的现象,据调查,该非法药物具有出现时间早、地下流通广、可双向改变性向的特点。现责令各地立即加大工作力度,严加打压,彻底清查,做到追清历史、杜绝新例。”

例行学员大会上,督长对全体学员宣布,“现在中央要我们下大力度查一种药,我相信你们之中有人是无辜的。我会尽力帮助你们查找真相,不错怪任何一个无辜的人。但在完全被证明清白之前,我仍然希望你们可以努力劳动,不要过于浮躁。”

说毕,场下自发响起了掌声。虽然不大,但也足以点燃往日死气沉沉的劳改所了。

可周河却没有任何反应。

“你难道不激动吗,我们终于有机会出去啦!”32号用手肘推了推周河。

“反正我不是无辜的那一类。”

“别这么说,你怎么知道自己有没有被下药呢。”

“我没有。”

“为什么?”

“因为我爱他。”周河小声说道,小到只有自己可以听清。

“什么?没听见。”

“没什么。”

“这人怎么那么怪。”32号在心里想着,“不管啦,有机会出去总是好的!”

(八)

“这根本就没法查。”警长对督长说道,“这药是双向的,既可以把同变成非同,也可以把非同变成同。太复杂了。”

“所以我相信所里有很多学员是无辜的。”督长直视着警长。

“兄弟,不是我不帮你,我自己的工作都应付不过来。”警长看着地板,“要我说,查这个药就是给我们徒增工作量。既查不出什么,又耽误了原来的工作。”

“那就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我也想有啊。”

“唉,我都答应了学员。你看,咱俩这么多年交情了,你再想想办法嘛。”

“真的只能这样了,兄弟。抱歉。”警长说,“实话说,别说帮你了,我自己那边都难。查不查还不一定咧。”

“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啊。”

“千万别告诉上面呀。”

督长以沉默应答。

(九)

情人节这天,离C城数十公里的S城闹得满城风雨。

就在那个美好的夜晚,有人在闹市区当街跳楼了。

街坊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还不是就因为查那个药呀。咱S城抓的严。”

“啥药呀。”

“就是那方面的药嘛,你没听说吗?”

“哦对对,好像听过。这么说,就是知道逃不过了,干脆寻死咯?”

“对。哎呀,真是没想到,这么大年纪的人了,竟然是那种人。”

“是呀,得亏吃了药,还躲过了这么多年。”

“呵呵。”

与此同时,S城的警署气氛却异常诡异。

因为经过搜查,在自杀者家中发现了一封特别的遗书。

遗书中,死者哭诉了多年来难以忍耐的痛苦,现在自知在劫难逃,已经生无可恋。在走之前,只想告诉全世界:自己这么多年的痛苦,全都源于多年前情人节的一个无情伴侣的抛弃。

而自己过去为了保护伴侣,一直对那段违法恋情守口如瓶。如今看到自己将在这个美丽的情人节失去一切,想起多年前的那个相同的雨夜,再也无法原谅他。他的名字,就是…

几乎同时,在不远的C城,中央收到C城监管不严的情报,亲自派出专案组调查C城药物流通情况。查获的众多证据中,有一份多年前的客户名单。名单上面的一个名字,就像遗书上的那个名字,同样刺激人的神经。

准确地说,它们就是同一个名字。

不久后,C城警长遭处决。

(十)

在得知自己的情报间接促成了老友的死后,督长夜不能寐。

“我只是想多救一些无辜的人,为什么,为什么…“督长满目倦容地想着,”我的朋友,是我害死了你,都是我干的…我真是个小人…”“求求你原谅我…不行…我不能够这么轻易就被原谅…啊…到底是为什么…”“这不能够…还记得以前我们…真的对不起…我的朋友…”

第二天,劳改所里的人见到督长的头发凌乱,眼里布满了血丝。

下午的例行学员大会上,督长强打着精神说,“学员们,我昨晚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我决定,立刻释放这里无辜的人。”

下面立刻产生了一阵骚动。

旁边的助理赶紧小声地说,“督长,可是我们不知道谁是无…”

督长伸出手,示意她打住,继续说道,“学员们,我今天晚饭后会打开大门。这是我的个人决定,你们要走的,速度要快…”

说到这,骚动更大了。有学员着急了,大声喊道,“督长,所以查出来哪些人是无辜的了吗?”

督长听到后,神情坚定地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你们都是无辜的。”

场下的人顿了几秒,忽然间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如同雷鸣前的寂静,使得雷鸣更加惊人。

32号已经激动得无法自已,拥抱着呆若木鸡的周河,也不管他是不是和自己一样开心。

(十一)

晚饭后,几乎所有人都急忙收拾行装离开了。

除了两个人,督长和周河。

当然,他们都不知道对方没走。

督长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从容地等待着什么。

“我等待着等待我的。”他有时想。

但大多数时候,他只是端坐着,眼神望向虚空。

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劳改所被警车包围了。

面对闯入的全副武装的武警,督长只轻声说了句,“走吧。”

就这样走了。

而此刻,夜已深,周河躺在自己的床上,望着天花板,想着自己曾经的伴侣。

“我不是无辜的。”他想道。

想着想着,两颗泪珠从他的眼角向两边流下来,划成两条泪线,滴到冰冷的石枕上。

“因为我爱他。”他小声地说。

9个回复

  1. 佚名

    特地回来看一下博主对我的回复,令人惊讶地发现我这个佚名竟然还引出了一个2号,哈哈,有趣。

    其实我此番回复只是想说,博主面对不同的言论需要有自己的主见和原则,在兼听则明的同时,需要对各种观点进行自己的思考,没有必要因为道德陷阱而改变或者隐瞒自己本来的想法。

  2. 嘿嘿,没想到你是用小说的方式来表达你对同性恋的支持,这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作弊,因为小说与议论文不同,议论文需要说服人,小说可以通过夸张的情节、残忍的手段、卑鄙的性格等等使人产生对作者想要支持的人的同情,从而达到不说服人而“感化人”的目的,但这种感化大多基于情感而不是理智。

    不过既然作者提到了同性恋这个话题,那我就再阐述一下我的看法:我对同性恋不主动支持,也不主动反对。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不会支持一个人的同性恋倾向、不会参与同性恋、不允许同性恋骚扰到不愿意参与其中的人,同时,因为一般同性恋不会强迫,大多数都是两情相悦,不会影响到其他人,因此我不会对他们有强烈的抵触,但总体来说,我是稍稍有些反对的。其实这也是中国政府当前的做法,把同性恋置于地下,不允许其成为主流,但也不会主动大力打压。

    我可以理解同性恋者的诉求,他们说这是他们正当的权利,在不影响他人的前提下,我支持他们的权利,但这并不代表着同性恋者就有权利要求所有人接受并支持他们的做法,就如同他们作为同性恋本身就不支持异性恋。

    我不认为同性恋当今在中国的生存环境就一定恶劣,当代的大部分年轻人虽然不一定支持,但也不至于强烈反对,只要不发生在自己身上就好。特别是在一些网络名人的代表下,这已经有点成为政治正确的趋势,反而不能被否定了,好像一否定就显得古板、不够新潮,然而大多数人都是在逢场作戏。我就认为,同性恋者有权利支持同性恋,异性恋就有权利反对他们的主张。如果说我们不能反对,这是很可笑的,就像我说了一个观点你就是不能反对一样。

    其实反对同性恋最终的根源来自于人类的本能,因为当所有人都成为了同性恋,那么人类其实已经无法继续繁衍了。我们都知道,这个世界的规律就是大多数人有着相同的地方,而少部分人与之不同,这个可以表现在很多方面。我们通常会把那少部分人视为异端,这样的行为通常是在维护势力较大一方的权力,我们不能简单地说这就是一定是错的。如果说同性恋是少部分人,那么就让它保持在少部分就好了,这对人类以及他们自己都是一种保护。我相信,当一个国家的同性恋人数超过了一半,那么这个国家一定会陷于极大的混乱或者衰弱,这是可以预想的。

      1. 我觉得写得很好,从几个方面来看:
        1.全文有多处铺垫,并且在后面也都推动了情节的转折。
        2.语言感觉具有现代短篇小说的风格,句子一般较短,但富有张力。这是风格的特点,只是我觉得这样写不错,很适合你的主题。
        3.文章穿插有多处富有思考的语言。
        4.短篇小说最重要的就是情节的急转直下、出人意料,这在你的文章中完成得很好。

        其实刚才评论完之后,我就发现好像光顾着说我的观点,忘记赞扬你的小说了,现在补上。这个评价不是敷衍凑数的,我敢保证我真的是这样认为的。因为我没有写过小说,即使你也是新手,但这个水平已经很出我意料了。

      2. 佚名

        “我支持同性恋,是预设这是少数弱势群体的前提下的”,为什么“同性恋是少数弱势群体”会成为你支持它的一个理由呢?是因为弱小即正义吗?还是你认为目前主流的东西就是没有冷门的东西对你的吸引力大呢?

          1. 佚名2

            博主将人类是否能繁衍后代作为支持同性恋的关键因素,听起来就好像对前段时间风波四起的“我的子宫不是我的而是国家的”生育税事件表达支持。个人观点,无意冒犯,作者似乎仍站在一种作为异性恋的优势地位谈论这个话题,同时,所谓“对爱情的信仰和尊重”也仅是在划分门类的基础上对爱尽力展现最大的包容度,并非将“爱”单纯当作“爱”来看待,然而爱情并不需要得到允许也不存在是非对错,博主的“爱情的信仰”也不算是真正的“爱情的信仰”。再强调一遍,无意冒犯,请别生我气,感谢提供平台,和楼上佚名握个手。当然,写到这里,我又觉得我可能是过度解读了你的意思,也许作者是真正拥有对无差别爱情坚贞信仰的人,只是因为对人类命运的深切关心,勉为其难地将与之相比个体间微不足道的情感排位推后,如此情怀也十分值得尊敬,也握个手。

发表评论